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红二方面军 >

断臂长征路——追忆红二方面军三位独臂将军

发布时间:2019-12-14 18:33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80年前,惊天地、泣鬼魂、震山河、撼心灵的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的胜利,是中国领导的人民军队创造的英雄壮举,是中华民族革命史上的一块丰碑,是人类战争史上的一大奇迹。共和国的开国将军中有11位独臂独腿将军,这其中红二方面军3位独臂将军——贺炳炎上将、中将、晏福生中将的一只胳膊都是在长征途中失去的,他们用超出常人的毅力走完长征,并见证了长征途中红军将士经历的惨烈生死搏杀和世所罕见的艰难困苦。他们的经历是激励后人百折不挠、自强不息的伟大长征精神的真实写照。

  1935年11月19日,红2、红6军团从湖南桑植县刘家坪地区出发,开始长征。12月21日,部队进至湘南洞口县高沙地域,军队也开始北调两个师在这里阻截。军团首长立即决定沿雪峰山山脚直奔云南瓦屋塘,打开入黔通道。为尽快消灭敌人,保障主力红军通过,担任红2军团前卫的第5师师长贺炳炎,率第15团向敌阵地发起攻击,但遭到敌人疯狂阻击。他一面派人向总指挥贺龙汇报,一面命令机枪掩护打退阻击,他提枪高喊:“同志们,跟我来!”带头冲向敌阵。激战中,一发迫击炮弹落到贺炳炎身旁,贺炳炎右臂不幸被击中,骨头被炸得粉碎,他当即昏了过去。

  第15团指战员一鼓作气拿下东山后,贺炳炎躺在阵地上昏迷不醒。贺龙闻听贺炳炎身负重伤,立刻飞马赶到东山。正在急救棚里抢救贺炳炎的军团卫生部长贺彪向贺龙报告说:“贺炳炎的右臂保不住了,必须齐根锯掉。”

  贺炳炎的截肢手术在荒郊野岭进行。贺彪从附近找来一块破门板,把贺炳炎捆在门板上。医疗器械已驮运转移了,贺彪便从老乡家里借来一把锯木头的锯子,放进开水里消毒。医务人员正准备用吗啡代替做术前麻醉时,贺炳炎醒了。贺龙轻声地说:“炳炎,你的右胳膊要锯掉,可是没有麻药,本想打些麻药后再做,可伤势等不了哇!”贺炳炎吃力地说:“老总,你放心,那吗啡我是绝对不吃的。关云长还能刮骨疗毒,何况我是员。”

  贺彪和另一个医生每人站一边,像锯木头般“嘎吱嘎吱”地锯起来,在场的人无不心惊胆战。贺炳炎闭目咬牙,汗如雨下。医生将他的残臂锯下后,又用钢锉锉平骨面。手术用了两个多小时。

  做完手术后,贺炳炎含泪问贺龙:“总指挥,我以后还能打仗吗?”贺龙握着他的左手说:“怎么不能打仗?你不是还有一只手嘛!照样可以骑马、打枪、打仗!”说完,贺龙向医生要了两块手术时锯下的碎骨,用红绸布包好,装进衣服口袋,然后对贺炳炎说:“我要把它们留起来,长征才刚刚开始,以后会遇到更大的困难,到时我要拿出来对大家说,这是贺炳炎的骨头,人的骨头,你们看有多硬!”

  因战况紧急,部队要继续长征。6天后,贺炳炎从担架上迫不及待地下来,忍着疼痛,自己走路、骑马,适应失去右臂后必须应对的一切,指挥部队行军、作战。

  贺炳炎在没有任何麻醉的条件下截去右臂,成了红二方面军长征途中出现的第一位独臂将军。1945年,贺炳炎参加“七大”时向毛主席以左手敬礼,毛主席感慨地说:“中国从古到今,有几个独臂将军?旧时代是没有的,只有我们红军部队,才能培育出这样独特的人才!”

  1935年6月,被任命为红2军团6师18团政委,时年20岁。11月19日,红2、红6军团突围长征。次年1月,红2、红6军团进入贵州。和团长成本兴(后改名成钧)奉命率部作前卫,突破黔军设置的堡垒封锁线,为全军打开了一条通道。

  3月12日,总指挥部决定在云南镇雄县得章坝地区,狠狠打击疯狂尾追红军的敌纵队司令兼第13师师长万耀煌部。第18团奉命设伏待敌。当敌接近后,、成本兴指挥部队发起猛烈攻击。这场伏击战后,第18团又奉命攻占附近的另一个山头。和团长成本兴抵近观察地形,选择进攻路线。突然,发现敌人正准备向我方阵地射击,他高喊了一声“危险!”不顾一切站起来,一把把成团长拉倒在地。话音未落,一排子弹射来,成本兴安然脱险,的左臂却被子弹打穿。他简单包扎了一下伤口,继续坚持战斗。就在他带领部队冲上山顶时,敌人一梭子机枪子弹打了过来,正巧又打在他那已负伤的左臂上,打断的骨头穿出皮肉,有两根筋竟露在外面。他再次进行了简单的包扎,直至次日才被送往师卫生部。

  当时,军团正在乌蒙山区回旋作战,根本没有条件做手术,所以只好采取保护性治疗,直到4月过金沙江时,他的胳膊还包扎着。当红二方面军抵达甘孜后,的左臂愈加疼痛,医务人员打开绷带检查,只见整条臂膀已发黑萎缩,伤口上爬满了白蛆。但由于无医无药,重新包扎后,医务人员让他躺在担架上继续前进。9月,红二方面军到达甘肃徽县,他左手五指已肿胀坏死,红二方面军卫生部长侯政决定亲自为实施手术。

  手术时,侯政用缴来的镇痛剂给注射,由于不知该药的使用剂量标准,一针下去,他就昏迷了。侯政先刮掉臂上的腐肉,再用一把自制小锯锯断其坏骨,然后又忙着抢救失去知觉的。醒来后对贺龙说:“老总,敌人打断了我的左臂,我还有右臂。只要还有一口气,我就要将革命进行到底。”

  1936年10月4日,红6军团第16师政委晏福生率部担任红二方面军右路红6军团前卫,从两当县出发,边打边开辟前进通道。7日,当部队向渭水前进时,在甘谷以南罗家堡、盐关镇地区突遭军伏击。晏福生指挥部队顽强抗击,掩护军团部和兄弟部队转移。当部队就要全部突破敌人封锁线师围攻上来。晏福生为迷惑吸引敌人,命令第3营猛烈攻击敌右翼,其他部队趁机从左翼杀出一条血路,突围转移。

  正当晏福生指挥部队撤出战斗时,一架敌机飞临阵地上空,一连扔下十几枚炸弹,其中一枚在他身边爆炸,右臂当即被炸断。两名警卫员迅速为他包扎伤口。眼见敌人越追越近,晏福生忍着剧痛,将密电码本交给警卫员,命令他们去追部队,然后自己果断地从高坡上纵身跳了下去。

  红6军团主力通过第16师杀出的血路脱离危险后,军团政委王震听到晏福生负伤下落不明的报告,立即让模范师师长刘转连派部队寻找,但没有找到。王震在军团排以上干部大会上沉痛地提议:“请大家起立,向晏福生同志默哀三分钟。”

  这是晏福生第二次“追悼会”了。此前的1935年4月,在湖南桑植县陈家河战斗中,时任红6军团第17师49团政委的晏福生,带着警卫员尾追敌人。战斗结束后,指战员都以为政委牺牲在阵地上了。就在开追悼会时,晏福生和警卫员押着10多个俘虏步入会场。

  这次晏福生还是没有牺牲。他滚下山坡后,发现有一口土窑洞就隐蔽起来。但因流血过多,他晕了过去。苏醒后他发现敌人已经撤走,于是先到老乡家找点吃的,换了一身旧衣服后,艰难地追赶部队。

  晏福生一路上昼伏夜行,专走小道。一天深夜,晏福生实在走不动,就钻进路边草垛里睡觉。躺下后他感觉断臂奇痒无比,天亮后他打开裹伤口的破布一看,伤口因感染已生了蛆,他赶紧把蛆虫挑出来,继续赶路。当晏福生坚持走到大头水地区时,晕倒在路旁,被当地的农民救回,并把他送到驻扎在水暖堡地区的红四方面军第31军的一个师部,师长又给原红二方面军副总指挥、时任红四方面军第31军军长的萧克发电。当萧克见到晏福生时,两人悲喜交加。萧克赶紧安排军医给晏福生治疗,但由于伤口感染严重,晏福生被迅速送到红四方面军总部医院,由卫生部部长苏井观为其做了截肢手术。

  晏福生的右臂,是在长征即将胜利的前夜被截掉的。长征途中两次召开“追悼会”的传奇故事,成就了我军历史上又一员勇将。

http://neidinhats.com/hongerfangmianjun/862.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