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红二方面军 >

民国马步芳马家军在兰州大战时几乎全军覆没吗??

发布时间:2019-10-21 04:04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兰州决战,马家军几乎全军覆没。1949年,兵败如山倒,解放军乘势发动了解放大西北的战役。马步芳开始试图采取攻势作战,梦想夺取咸阳、西安,遭到惨败,只得退守老巢。解放军迅如雷霆,随即猛攻兰州。

  8月20日,解放军三面包围了兰州,马继援做困兽之斗,指使部下拼死反扑,战斗十分激烈。25日,我军向兰州发动总攻,26日解放兰州,马继援率部溃逃。

  兰州解放后,马家军已军无斗志,9月22日宁马一二八军军长卢忠良等人向解放军投诚。在解放军的争取下,马鸿宾和其子马惇静起义,宁夏宣告解放。大西北解放后。马家军的势力随之土崩瓦解。

  9月23日下午,宁夏兵团代表与解放军19兵团达成《和平解决宁夏问题之协议》。至此,“宁夏王”马鸿逵苦心孤诣经营数十年的老巢土崩瓦解。

  消灭马鸿逵集团,解放宁夏的任务,则是由第19兵团完成的。其时,宁夏的马鸿逵集团,仍企图作困兽之斗,以银川为中心,依据黄河天险,在南起靖远、同心,北至金积、青铜峡、灵武地域内,构成两道防线,由马鸿逵之子马敦静统一指挥,妄图阻止我军解放宁夏。

  马敦静一面令工兵炸堤放水,将数十里黄河河堤崩裂坍塌,企图用洪水阻挡住解放军的进攻;一面慌忙将前线军军长卢忠良,自己直奔机场,钻进一架早已准备好的座机,逃往重庆。

  马家军,民国时期实际控制中国甘肃、宁夏、青海等地的地方军阀名称。其主要人物包括马步芳、马鸿逵和马鸿宾,合称为“西北三马”。

  1949年7月扶部战役后,军西安“绥靖”公署主任胡宗南所部退至秦岭及其以南地区。西北军政长官公署代长官马步芳、副长官马鸿逵为阻止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沿酉(安)兰(州)公路西进,将所部分别退守兰州、同心及其以北地区。

  此时,人民解放军第二、第三、第四野战军在长江以南已分别前出赣南,逼近福州,挺进湘中,直接威胁广东、广西和四川。

  在华北,绥远省(今属内蒙古自治区)和平解放亦已成定局。政府撤逃台湾、广州、重庆等地,幻想保住西南4省,重整军备,伺机卷土重来,急需胡、马各部在西北地区作战略配合。

  遂在广州召开“西北联防会议”,拟制了“兰州决战计划”,企图以马步芳部依托兰州的坚固城防和黄河天险,吸引和消耗人民解放军兵力,会同宁夏地区的马鸿逵部和陇南地区的胡宗南部,挫败第一野战军于兰州外围。

  9月23日下午,宁夏兵团代表与解放军19兵团达成《和平解决宁夏问题之协议》。至此,“宁夏王”马鸿逵苦心孤诣经营数十年的老巢土崩瓦解。

  消灭马鸿逵集团,解放宁夏的任务,则是由第19兵团完成的。其时,宁夏的马鸿逵集团,仍企图作困兽之斗,以银川为中心,依据黄河天险,在南起靖远、同心,北至金积、青铜峡、灵武地域内,构成两道防线,由马鸿逵之子马敦静统一指挥,妄图阻止我军解放宁夏。

  马敦静一面令工兵炸堤放水,将数十里黄河河堤崩裂坍塌,企图用洪水阻挡住解放军的进攻;一面慌忙将前线军军长卢忠良,自己直奔机场,钻进一架早已准备好的座机,逃往重庆。

  马家军,民国时期实际控制中国甘肃、宁夏、青海等地的地方军阀名称。其主要人物包括马步芳、马鸿逵和马鸿宾,合称为“西北三马”。

  马家军源于清末爆发的同治回乱。1863年(同治三年),受陕西、宁夏回乱影响,甘肃河州莫尼沟大阿訇马占鳌起兵参与回乱,青马先人马海宴此时投身军中,为马占鳌得力战将。

  1872年,马占鳌等太子寺一战“黑虎掏心”大败湘军,之后力排众议,在马海宴、马千龄的支持下,挟胜而求抚,率众归降朝廷。随后起义军被朝廷收编,重要头目封以官爵。此事件奠定了河州诸马崛起的基础。

  在民国以前,河州诸马军事力量为 “西军”时期,仍延续马占鳌降清时的格局,即以马占鳌子系(子马安良)为首,辖制马海宴子系(子马麒,马麟)和马千龄子系(子马福禄,马福祥)。

  马占鳌降清时,马千龄无军职,后为朝廷回乱才自组民团成军。诸马先隶属于董福祥的甘军系统,后独立一系,为清廷东征西讨,特别是抗击八国联军时,诸马为当时清军最英勇之部队。

  民国后,马占鳌子系在政争中淡出历史,马海宴子系和马千龄子系分据青海(青马)和宁夏(宁马),先后投靠北洋政府和国民政府(冯玉祥、蒋介石),逐渐养大成为割据一方的封建军阀。

  兰州决战,马家军几乎全军覆没。1949年,兵败如山倒,解放军乘势发动了解放大西北的战役。马步芳开始试图采取攻势作战,梦想夺取咸阳、西安,遭到惨败,只得退守老巢。解放军迅如雷霆,随即猛攻兰州。

  8月20日,解放军三面包围了兰州,马继援做困兽之斗,指使部下拼死反扑,战斗十分激烈。25日,我军向兰州发动总攻,26日解放兰州,马继援率部溃逃。

  兰州解放后,马家军已军无斗志,9月22日宁马一二八军军长卢忠良等人向解放军投诚。在解放军的争取下,马鸿宾和其子马惇静起义,宁夏宣告解放。大西北解放后。马家军的势力随之土崩瓦解。

  1949年8月,解放战争中,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对甘肃省会兰州同军进行的城市攻坚战役。

  兰州,北临黄河,东、西、南三面环山,抗战时期就构筑了国防工事,守军称该城为“不可攻破的铁城”;1949年8月21日首次攻击失利后,第一野战军于25日发起了第二次攻击,激战至26日12时,全歼守敌,解放兰州。

  1949年8月中旬,政府行政院长阎锡山在广州召开由西安绥靖公署主任胡宗南、西北军政长官公署长官马步芳、副长官马鸿逵等人参加的“西北联防会议”,拟制了“兰州决战”计划。

  企图以马步芳4个军及新成立的骑兵军共9万余人依托兰州坚固城防和黄河天险,吸引、消耗第一野战军主力,以集结在中卫、中宁地区的马鸿逵部主力伺机转向兰州,以胡宗南部主力由秦岭出陇南,三路夹击,挫败第一野战军于兰州外围。

  第一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遵照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的指示,为解放兰州,打开进军新疆、宁夏的道路,决心发起兰州战役,求歼青海马步芳部主力。

  以第19兵团之第64军进至固原、海原地区钳制马鸿逵部,使其不能出援兰州;以第18兵团(欠第62军)及第7军在宝鸡天水地区,钳制胡宗南部,保障主力侧翼安全;以第19兵团主力为右路军,由静宁沿西(安)兰(州)公路经定西向兰州城东进攻。

  以第2兵团为中路军,由通渭经定西以南直取洮沙后,再由南而北向兰州进攻,以第1兵团附第62军为左路军,由秦安、甘谷经陇西、渭源占领临洮,渡洮河攻占临夏、循化,尔后北渡黄河直取西宁。

  12日,第一野战军主力分由集结地向兰州、西宁攻击前进。16日,第19兵团攻占定西,第1兵团攻占临洮,第2兵团攻占榆中。

  20日,第1兵团主力西渡洮河,直取临夏,并向西宁进军。第2、第19兵团进至兰州外围。

  21日,解放军攻城部队向兰州东山、南山等阵地发起进攻,因准备不充分,攻击受挫,遂进行3天准备。

  25日拂晓,再次发起攻击,激战竟日,黄昏时攻占南山、东山各主要阵地。马步芳军守城部队全线撤退,解放军各攻击部队乘胜追击。

  26日2时,第2兵团攻占兰州西关,并抢占黄河铁桥,切断马步芳部退路,并迅速攻入城内与守军展开激烈巷战。至26日午时,肃清城内守军,第19兵团主力全歼东关守军。

  至此,兰州解放,马步芳部2.7万余人被歼,其余守军分别向永登、西宁逃窜。左路军第1兵团于攻克临夏后,由永靖、循化间北渡黄河,直取西宁,马步芳飞逃广州。

  以北的残敌2000余人,在敌第八十二军副军长赵遂率领下向我投降,青海全境遂获解放;在此期间,胡宗南为策应马步芳部作战,以4个军向西和、宝鸡、虢镇进攻,第18兵团向其展开反击,歼胡宗南部3700余人,迫其南撤。第64军在海原地区将马鸿逵部援兰兵团阻于海原以北地区。

  第一野战军以伤亡8700余人的代价,共歼灭军马步芳部42360人,其中俘敌24630人,毙伤13480人,起义1250人,投诚3000人。

  这一胜利,使西北其他反动军队完全陷入分散、孤立的境地,而且彻底粉碎了政府利用“二马”盘踞西北作最后挣扎的企图,打通了进军青海、宁夏和河西走廊的门户,为新疆乃至整个西北地区的解放铺平了道路。

  解放战争开始后,马鸿逵奉蒋介石命令,派出军队参加多次与解放军的作战,均遭惨败。马鸿逵沮丧之余,还不忘克扣阵亡官兵的抚恤。

  当胡宗南军队向延安进犯时,蒋介石又命令二马出兵相助。马步芳之子马继援自以为自己露脸的机会到了,主动请缨率部前往。

  与马家军的多数将领不同,马继援从小被其父着重培养,受的是西式教育,他在陆军大学将官班第一期毕业,自视甚高,经常吃西餐,讲英语。谈起军事问题头头是道,十分狂妄。

  马继援率军到达陇东一带后,即与解放军发生接触,在合水等地遭解放军痛击,后来援军将至,解放军主动撤出战斗,马继援认为自己筹划得力,兴高采烈地向父亲和南京报功,吹嘘为“合水大捷”。在以后的几次交战中,马继援也没占到什么便宜,最要命的是一次居然和整六十五师打起了冤枉仗,双方通讯不畅,语言不通(整六十五师多为广东兵),打得不可开交,伤亡颇大。误会解除后,马继援觉得没脸向父亲禀告,叫马步銮代劳。不料马步芳听说整六十五师损失比马家军更大,十分高兴,称赞道“这就是我们的胜利”。

  马步芳开始试图采取攻势作战,梦想夺取咸阳、西安,遭到惨败,只得退守老巢。解放军迅如雷霆,随即猛攻兰州。

  8月20日,解放军三面包围了兰州,马继援做困兽之斗,指使部下拼死反扑,战斗十分激烈。25日,我军向兰州发动总攻,26日解放兰州,马继援率部溃逃。

  兰州解放后,马家军已军无斗志,9月22日宁马一二八军军长卢忠良等人向解放军投诚。在解放军的争取下,马鸿宾和其子马惇静起义,宁夏宣告解放。

  马鸿宾起义后,得到了的照顾和重用,历任宁夏军管会副主任、宁夏省主席、甘肃省副省长等职,为社会主义建设作出了有益的贡献,1960年10月20日病逝于兰州。

  马鸿逵九死一生逃到台湾,后转居香港、美国,1970年元月14日病死于洛杉矶。

  马步芳、马继援逃到台湾后,马步芳被任命为驻沙特“大使”,马继援被委任为国防部中将高参。不久,马步芳移居开罗,1973年病死于沙特阿拉伯麦加。

  2013-08-18展开全部在兰州战役中马步芳家族拥有的武装力量全军覆没。

  马步芳回到兰州后,积极部署兵力,将全部精锐部队四、五万人马,凭借兰州南北二山上的国防工事固守。8月20日,解放军在兰州城外会合成东、西、南三面包围之势,发动了兰州战役。马步芳请求胡宗南部从汉中来援,尤其派出亲信马骥专程飞到银川向马鸿逵求救后。这时,马鸿逵故意刁难,讨价还价,马骥知事不谐,迳自飞往重庆逃命。不过,马鸿逵还是命令马全良率领一支刚刚拼凑起来的贺兰军,进驻宁甘边境,坐山观虎斗。

  面对这种局势,李宗仁、阎锡山经商议认为,西北只有二马还有点力量,不笼络住马鸿逵,马步芳的势力更孤立,于是决定让马鸿逵当甘肃省政府主席。马鸿逵得知这消息十分高兴,即去电次子、宁夏兵团司令长官马敦静,第八十一军军长马敦靖(马鸿宾之子)以及一二八军军长、宁青兵团副指挥官卢忠良,要他们死守住宁夏的门户固原和瓦亭,为自己争回面子。然而,就在8月1日马鸿逵正式被任命为甘肃省主席的当天,宁夏兵团及各部阵地相继被解放军摧毁,卢忠良下令全军后撤,向宁夏溃逃。解放军乘势向西挺进,直压兰州地区。

  马步芳知道援军不会来,兰州亦不保,便于8月24日只身飞往西宁,再携眷逃往重庆,所部交由儿子马继援(升任西北军政副长官)指挥。25日,解放军发起总攻,26日,兰州即告解放,马步芳四、五万人马被歼灭,马继援率少数亲信逃往西宁。9月5日,西宁亦解放,马步青、马继援亦逃往重庆。马步芳进入新疆的骑五军,也在9月下旬参与了陶峙岳、包尔汉的起义,军长马呈祥不愿参加起义,被“礼送”出境。至此,马步芳家族拥有的武装力量全部瓦解。

  兰州解放后,马鸿逵决意死守宁夏。然而,9月1日,蒋介石电召马鸿逵到重庆。马鸿逵将宁夏军政大权交给次子马敦静,匆忙飞到重庆。原来,蒋介石打算把宁夏部队调往四川,马鸿逵当然不愿意。但不几天,马鸿逵长子、骑兵第十师师长马敦厚携眷从宁夏飞到重庆,告之宁夏败局已定。9月19日,马敦静也逃到重庆。就在这一天,宁夏的马鸿逵部队在马全良、卢忠良率领下宣布起义。同一天,马鸿宾及其子马敦靖、马敦信率第八十一军与解放军在中宁县城签订了和平解放的协定,改编为解放军第一野战军独立第二军,马敦靖、马敦信分任正副军长。至此,西北马家军阀的历史宣告结束。

http://neidinhats.com/hongerfangmianjun/651.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